苹果彩票网文章百家杂谈
文章内容页

诗心,在云朵里穿行

  • 作者: admin
  • 来源: 苹果彩票网 随时欢迎您的加入
  • 发表于2018-07-04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——读王梅芳散文集《走过山坡的小木屋》随感读王梅芳的散文集《走过山坡的小木屋》,一如读其诗集《红孩儿花》,给人以诗韵悠长之感。从文本看,是当之无愧的散文诗集而非散文集。即使书中文风平实的少量篇什,也具诗意诗境,颇类“白诗”中“田家少闲月”样式的诗。

      王梅芳的文学之路是从写诗起步的,因而在散文的创作中依然沿着诗的惯性滑行。心存浪漫诗情的作者永远有一颗年轻的诗心,在她的心目中,现实是诗意的世界,历史是诗意的现实。山花红紫,岭树高低,羌笛杨柳,兰舟驿亭,那不是一个个简单的物象,而是一帧帧难得的诗境。春风嬉日,秋水逐霜,飞鸟翔集,鸿雁声咽,那不是一个个单纯的意象,而是一首首绮丽的抒情诗。从血管里流出来的是血,从诗心里流出来的自然也是诗。

      王梅芳的这本散文集的部分篇章,如果分行排列,都是一首上乘的诗。即使不分行,仍然是诗。“哲思篇”的辞章文采于全书中足可居冠,其探幽发微的笔力足可使人“精骛八极、心游万仞”,那些精妙的文字总是能够触动你心灵的柔软处,为之一颤。编者因其语言的诗意美,将其放置篇首,编为领军,是颇具匠心的。在《每一个春天都是新的》一文中,作者写道,春“踩在风的和弦上,……倾听长风耕耘碧空翻涌起的波浪……一枝一叶地,抒写美文华章,一笔一划地,勾勒写意山水,留给长夏去浓墨重彩地涂抹,留给清秋去大刀阔斧地删改,留给严冬去冷峻无声地蕴藏。”在《青果》中,作者写道,“一枚小小的青果,顶着谢花怀着旖旎的梦,自命运的枝头启程。一程阳光,一程月色,都贮于心。一路急管繁弦,一路冷风苦雨,都密封于心……”在《梦》文中,作者写道:“梦是黑暗里的浮雕,梦是夜的心里盛开的花朵,……梦在黑暗的睡眠里独醒,睁着寂寞的眼睛。……有梦不觉人生寒,梦使一个人拥有了双重人生。”读着这些既具诗境又为诗语的美文,无异于在读一首华美的诗章,品赏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。

      王梅芳的散文一如她的诗歌,发散着古典美和凄切美。

      在我的臆想中,王梅芳是属于那种读书不多但悟性颇高的文学作者。宋之赵普,只需读好一部《论语》便做好君辅;明之宰相张居正,只读透了半部《论语》就助大明中兴;王梅芳只需在唐诗里流连,在宋词里徜徉,便穿越了千年时空,逆行在峨冠博带的诗风里。作者善化古境为今境,让现代的逆旅游子,一样的老树昏鸦,一样的古道瘦马;让现代的浣衣女,一样的捣衣声声,一样的兰舟催发。作者善化古语为今语,于是现实中的景语情语便行走着古意,荡漾着古风。在《就那么一回头》中,作者写道,“这个春天的花朵与千年的该不会有什么不同吧。只是,不见了那个葬花数雁的人,那叶三月下扬州的扁舟;帘外雨潺潺,掀帘的人儿也不见了。……大漠孤烟,长河落日,浔阳江畔的琵琶声声,长亭驿站里的串串驼铃……杨柳岸边,冷月如钩。”这样融古境与古语于己文而不留穿凿痕迹的行文,还不足以带你裙带当风溯流而上,走向历史的深处吗?

      王梅芳诗文的凄切美是现实对她慷慨的馈赠。一方面,她的诗心浪漫地穿行在云朵里,一方面,现实的霜刀雪剑又时时严加相逼。作者就蹒跚在这诗心与本心的巨大反差所筑起的冷寂宫殿里,苦苦酿造着凄美的酒浆。诗情必须浪漫,不浪漫便难以吟出超然高蹈的诗文;但现实依然萧瑟,总是冷着一张冻僵的老脸。作者一面追踪着楚辞汉赋的高雅,一面又承受着现实阳光的吝啬和刻薄。高考不第,爱情流失,打工糊口,飘泊如萍,丈夫下岗,欢愉难觅……,在社会漩涡中凄苦打旋的浪漫作者,到底难以逃避现实的无情敲打。于是心中便有了忧郁,忧愁,忧伤,忧戚,忧患,甚至忧愤,笔下便流淌出凄清,凄婉,凄凉,凄楚,凄怆,凄迷,甚至凄惨的文字来。这就是作者见花流泪、对月伤心诗文的来由。叹流年易逝,伤红颜易凋,甚至瞥一眼花开叶落,也“觉得秋在一页一页地落下来,生命就这样一页一页地消失在黑夜里。”当作者眼看着“夕辉一丝一丝黯淡,年华一寸一寸成灰”时,心中的感慨和失落可想而知。她唯一的解脱就是同苦涩的诗文进行心灵对话,陶醉在时空的万花筒里。“文章憎命达”,莫非古今美文的作者都注定要和困窘和寂寞结为生死夫妻?

      如果以“动人”作为评文标准的话,当数文集中的“亲情篇”“友爱篇”“人生篇”中的一些文章。那足以震撼心灵的文字准确无误地击中读者,沉甸甸地叫你移不走、拿不开。《母性的守望》《拉住父亲的手》《闯关东的大姐》《一个人的家》《回哺》《信笺里的木香花》《坚韧》《与狼搏斗的母亲》《送笆片的老农》等叙写人间真情的篇章,由于流淌出一种彻骨的人间真爱,因而赋予穿透人心的艺术张力。在作者温婉、绮丽、优雅、细腻的文字里,发散着纯洁、善良的真情醇芳。作者善于将细节放大,将情感浓缩,而一个细节又作为一个道具使用,穿起一段文字或整个文本。“洁白的木香花”“抚摸女儿的眼光”“凝聚父爱的一小片猪肉”“带着清新阳光香味的被窝”“风雪中的大红灯笼”等物象,莫不如此。

      《坚韧》篇可视作作者的隐性自传。“她用那些纯洁、善良、芳香发光的方块字构筑着童话的宫殿,用美丽的诗行排列着向上的人生,用细腻温婉的笔触描绘着尘世中的真情。”“她说信念是生命之舟前行的风帆,坚韧是岁月之海上不灭的航灯。”在诗意的自况中,蕴藏着顾影自怜的评说。如果再结合《后记》细品,读者诸君心中就可以立起一个三维的作者肖像。

      飞翔云空的诗心,“一叶一世界”的细小入微与空旷视野的奇妙题材组合;“一花一天国”的的浪漫诗情与大片留白的独特构图;清新奇特的比喻,娴熟的语言嫁接术;物象、意象的蒙太奇剪辑组接;构筑起王梅芳空灵的文体风格和语体风格。

      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灏题诗在上头。”

      有全国著名作家赵德发先生为王梅芳作序,而且将文本与作者均已言之谆谆、评之凿凿,我这个“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评论家”本来是不准备再说什么的。但于细细咀嚼中,却又发现了文集的品位和价值,忍不住饶舌几句,但愿能引动关注作者的临沂几位文学前辈爱抚的目光。

    本文标题:诗心,在云朵里穿行

    本文链接:/article/12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