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彩票网小说纯真年代
文章内容页

真相

  • 作者: 真心不悔
  • 来源: 美文网
  • 发表于2018-07-04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“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”,这是我们比较信奉的一句话。有时候我们亲眼所见未必是真实的,透过现象去看本质,往往一时的错觉便会混淆是非,终悔一生。

      一、误会

      2015年3月的一天,晴朗的天空漂浮着几簇白云,阵阵微风吹拂着玲玲的秀发,也欲将天空的白云吹散。玲玲兴高采烈地带着父亲去母亲的住处,这也是玲玲懂事后父亲和母亲的第一次见面,脑海里不时浮现出父亲和母亲见面时的情景。那是一处欧式别墅,建筑风格散发着浓浓的艺术气息。玲玲拿出钥匙打开大门,屋内装修得如此考究和富丽堂皇让父亲应接不暇,如进皇宫一般。墙上挂满了油画,客厅房顶琳琅满目的吊灯在四周倒垂的玻璃饰件下闪闪发光,在明亮的地板映衬下璀璨夺目,犹如夜空中的星星。女儿接着带领父亲参观了自己的卧室,然后走到母亲的卧室前,发现卧室的门虚掩着。玲玲轻轻地推开了门,眼前的一幕顿时让玲玲和父亲惊呆了!母亲正半裸着上身趴在了床上,下身的裤位退得很低,被单半盖着下身,另一半已滑落在床边。床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,双手正在母亲的背部抚摸。母亲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雪白的肌肤在粉红色的床单上是那样的显眼。父亲恼羞成怒,质问女儿:“你让我来干什么?就是看这个吗?”,说完扭头便走。女儿羞涩地捂住双眼大喊:“袁梅!你在干什么?你太不检点了!”。还没等袁梅缓过神来,女儿已将房门“砰”的一声关上,夺门而出了。后来不管袁梅打电话如何解释,女儿就是不听,要么关机,要么便说:“难怪父亲不接受你,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!我没有你这个妈,你和那个男的过一辈子吧!”。袁梅满肚子的话却说不出,冤屈的泪水夺眶而出……

      二、大学梦

      袁梅出生在农村,从小是个孤儿,被袁氏一家收养。养父母有两个儿子,分别比她小两岁和四岁。袁梅勤劳能干,放学回家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,喂猪,喂鸡,放牛,洗衣做饭和地里的农活。尽管这样,她的各科成绩仍名列前茅,并如愿考取了四川成都美术学校。正当她高兴地将大学录取通知书拿去给养父母看时,养父母也很激动,那时候在农村出一个大学生就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。然后养父母脸色沉了下来,显出万般的无奈和沮丧,语重心长地说:“小梅啊!你为我们袁家争了光,你是好样的,我们也很高兴,可是我们这个家庭情况你也是知道的,根本供不起你上大学。你还有两个弟弟,一个初中,一个高中,以后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很多……”。还没等养父母把话说完,袁梅哽咽地点着头说:“爸、妈,我理解您们的心情,也非常感谢您们的养育之恩!从小供我读书,我一个女孩子家高中毕业也知足了,还是把机会留给两个弟弟吧!”。说完跑进了自己的卧室,钻进被窝哭了一晚上。

      从此,袁梅和养父母一起披星戴月,起早贪黑地下地做农活,田里的作物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条。转眼间,袁梅已长成了大姑娘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。每天上门提亲的络绎不绝,养父母决定给她许配给本村的刘桂生,刘桂生长她五岁,是个土生土长的小伙子,小学没毕业便辍学务农了,吃苦耐劳,人还不错。那时农村很守旧,婚姻大事都是媒婆之言,父母包办的,父母说的算。所以袁梅也没有说什么,顺应了父母的意见。刘桂生更是欣喜若狂,袁梅的美貌深深地打动了他,犹如牛郎遇见七仙女一般。这桩婚事很快就这么定了,不过袁梅只提出了一个条件:刘桂生要供她上大学。刘桂生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      第二年,袁梅又顺利考取了上海的一所美术学院,圆了她的大学梦。刘桂生也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,和她一起来到了上海。

      三、误会离婚

      初来上海,人生地不熟,刘桂生没有什么技能,便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菜市场租了一间门面,做起了蔬菜生意。生意虽小,却能勉强度日和维持袁梅大学的开销。袁梅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在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画室做起了兼职。日子就这样平淡而有滋有味地一天天过去了。

      大学的生活很快结束了,随着女儿“哇哇”落地,更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万般的喜庆。袁梅沉迷于做母亲的幸福之中,刘桂生也对女儿疼爱有加,每天变着花样地给老婆做好吃的,一家三口甜蜜融融。

      生活就是这样,原本水平如镜的湖面往往因为一颗石子的投入,便会荡起层层涟漪。1995年的一个春天,刘桂生和往常一样,早早地开门,将蔬菜摆上了摊位,忙得不亦乐乎。正在他热情地招呼客人的时候,袁梅浓妆淡抹,斜挎着包从楼上走了下来,穿得很时尚,若隐若现地散发着浓浓的青春气息。刘桂生先是愣了一下,潜意识地感觉有哪些不对劲。他马上停止营业,紧跟其后,一探究竟。

      穿过了几条小巷,来到一所欧式建筑风格的画廊。在画廊最里边的一间门前,妻子敲了敲门,随身进去了。画廊很安静,刘桂生轻轻地,蹑手蹑脚地走到那一间门前。透过门缝向里面望去,眼前的景象差点没让他晕倒!在昏黄的灯光下,妻子正一丝不挂地坐在一张藤椅上,前面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,黑白相间的胡须垂在胸前。一边注视着妻子,一边用笔在纸上比划着什么。刘桂生顿时火冒三丈!妻子平时说在一家画室做前台登记的收银员,没想到会厚颜无耻地做这样的事情!他一脚踹开了门,扇了妻子两耳光,一拳将那个男人打倒在地。并说:“你们这对狗男女,我饶不了你们!”,随后便气冲冲地走了出去。

      袁梅酷爱艺术,刚才给她画像的是一位美术教授,也是一位知名的画家。因为对艺术的痴爱和追求,她一直是他的人体模特,他们之间清清白白。可是丈夫是出生农村,思想守旧,这种思想的代沟根本无法跨越,在丈夫的眼里,自己就是一个丧失伦理道德,不伦不类的女人。

      那天她回去的很晚,丈夫正坐在沙发上郁闷地抽着烟,烟灰缸里的烟头垒成了一座山。“你回来了!”刘桂生从嗓子里吐出了这几个字。“嗯!玲玲呢?”她低声低语地回答道。“玲玲她睡了,你告诉我,他和你是怎么回事?你一直这样瞒着我,要不是我亲眼所见,你会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。“桂生,不是你想象得那样,我只是他的模特。”眼睛不禁噙满了泪水。“我知道我没有文化,但最基本的羞耻我还是知道的!”。“真的不像你想象得那样,我喜欢艺术。”,“不如你说喜欢那个老男人得了!”。“桂生,请听我说……”,“我不想听!这个日子没法过了,我们离婚吧!”。然后走进了卧室,关上了门。袁梅像一根木头一样呆立在那里,泪水已模糊了她的视线,她知道纵有千张口也说不清楚。

      第二天,他们来到了民政局,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      四、母女相认

      袁梅离婚后,无家可归,那位画家教授收留了她,照顾他的衣食起居。那位教授无儿无女,妻子早逝,没有再娶。后来她们慢慢产生了感情,生活在了一起。他虽然大她25岁,但是共同的爱好和梦想追求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      她每次回去看望女儿,都被刘桂生拒绝了,她很绝望,渐渐留下了心病,心脏越来越不好。在刘桂生的眼里,袁梅就是一个不守妇道坏女人,经常在女儿面前这样教导她。在女儿幼小的心灵里慢慢滋生,别的孩子都有母亲陪在身边,自己却因为妈妈的不检点抛弃了她们父女,不由而生产生了恨意。

     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,老教授病故了,空荡荡的房子只留下袁梅一个人,她决定再去找女儿好好谈谈。女儿现在已是一个二十岁的大姑娘了,和她妈妈年轻时一样的漂亮。开始女儿不同意见面,但仔细想想:小时候狠心抛下我和父亲,现在想到见我了。也罢,老教授肯定遗留不少资产给她吧?让她好好补偿我们父女。于是,她答应和母亲见面了。

      袁梅见到女儿以后,泣不成声,哽咽着说:“玲玲啊!当年是你爸误会了我,我舍不得你们父女啊!我每天都在想着你们,做梦都想见你。”,说完又是以泪洗面。玲玲低着头一直不语,端起了手中的咖啡慢慢地喝着。“玲玲,你现在长大了,也懂事了,妈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你自然会知道的。妈妈现在身体不好了,大不如以前了,希望你能过来陪陪妈妈,好吗?”袁梅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女儿,玲玲点了点头。

      一开始玲玲瞒着父亲经常去妈妈的住处,给妈妈做饭,做家务,陪妈妈聊天。对妈妈有了更深的了解,妈妈也觉得她很体贴。

      一天,袁梅把女儿叫到身边,说:“玲玲啊!妈现在就你一个亲人了,我也没有什么送给你。这套画室和那些油画都是老教授留下的,我今天把它送给你。”,说着将已被公正的遗嘱拿给了玲玲。玲玲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便收下了这份遗嘱。

     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玲玲觉得妈妈并不像自己想象得那样。她每天来回奔波于母亲和父亲之间,感觉很累,也有点力不从心。于是,她想出了一个办法,就是把原本破碎的家庭重新组合起来,过着她们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。她先做好了母亲的思想工作,母亲点头答应了,并将自己仅有的积蓄给女儿买了一辆三十多万的汽车。很顺利,女儿也说服了父亲,并且父亲也答应女儿一起去袁梅的住处见面,所以才出现开头的那一幕。

      五、遗嘱变更

      玲玲一边忙于工作,一边忙于父母之间,看望母亲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,有时买了快餐送过去又急匆匆地走了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母亲的心脏病突发,晕倒在地上。被当时正在小区巡逻的保安马强及时发现并送往医院抢救,才挽回了一条命。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马强经常去探望袁梅,袁梅由于以前做模特的原因,坐立时间过长,便留下了腰椎退化的病根,特别是阴雨天更加严重,疼痛难忍。恰巧马强懂得按摩推拿方面的知识,所以便成了袁梅的家庭医生,经常给她按摩推拿。袁梅在马强的精心护理下,病情有了好转。由于女儿经常不在身边,决定雇佣马强为家庭保姆。那天正当马强给袁梅做腰椎按摩时,玲玲和她父亲闯了进来。

      在玲玲的心里,妈妈就像爸爸说的那样,更加排斥母亲。以至于不去探望母亲,电话不接,好像消失了一样。

      袁梅的心脏病又一次复发了,而且比上一次更加严重。医生说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,手术费八万元。袁梅仅有的积蓄买车送给女儿了。现在留下的是一些画作,根本拿不出八万元医疗费。她让马强打电话联系女儿,让她想想办法。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:“她给我买车才几天啊?现在又和你好上了,想要把钱要回去,没门!她这是自作自受,罪有应得!”。袁梅听后,心里像被掏空了一样,顿时晕了过去。后经马强和妻子商量,决定拿出八万元给袁梅做手术。手术很成功,袁梅在马强的细心照顾下,很快康复了起来。袁梅很感激,期间女儿玲玲非但没来看望她,还说出那样冰冷刺心的话,让她很伤心,很绝望。袁梅决定重立遗嘱,取消女儿的遗嘱,将房产送给了马强。

      在一个月高风黑的夜晚,袁梅辗转反侧,让她难以入眠。一次次的误会让刘桂生和女儿产生了如此大的偏见,在他们的眼里,自己就是一个罪人。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?亲人一个个离自己远去,这样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?于是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瓶安眠药,一片一片地服了下去……

      六、真假遗嘱

      袁梅的丧事刘桂生和女儿并没有参加,都是马强亲手操办的。

      第二天,玲玲便带来了一个来看房的,玲玲想把房子卖掉,被马强拒之门外。玲玲从包里掏出遗嘱说:“这是我妈生前立的遗嘱,并经过公证处公证的,这套房子属于我的!”。马强也拿出了一份遗嘱说:“我这里也有一份,是你妈手术后立的遗嘱,上面说得清清楚楚,这套房子是赠给我的,你无权转让和买卖!”。玲玲当时懵了,愣了一会说:“你那份是假的!”,“真的假的,我们还是法庭上说吧!法官会公正的告诉你!”马强语重心长地说。

      在法庭上,法官宣布玲玲的遗嘱无效,以后立的为准,所以马强的遗嘱是有效的,合法的。玲玲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。

      七、迟到的忏悔

      马强将一张油画送到玲玲面前,油画上画着一位母亲半裸着上身,怀里抱着一个女婴哺乳的画面。画上的母亲笑得是那样的自然祥和,温柔的目光里流露出无限的母爱。画的背面是母亲的亲笔签名:亲爱的玲玲,画上的那个婴儿就是你,这是你几个月时,妈妈抱着你去画的。本来准备亲手送给你,可是没有机会了,是妈的过错给你造成了如此的伤害。妈妈对不起你!妈妈只有在天国祝福你幸福平安!——永远爱你的妈妈。看后玲玲大哭了起来,拿着那幅油画踉踉跄跄地走出了法庭的大门。

      马强接下来宣读了袁梅遗嘱的第二条内容:当女儿玲玲看完油画以后,有悔过之心的话,将教授留下的画作送给她珍藏。

     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面对假象和误解时,我们需要更多的是勾通,理解。拨开迷雾看清真相,不要被以前的假象所迷惑。生活是一部情感戏,多一份谦让,多一份谅解,多一份宽容,多一些阳光,你就是戏里的主角,生活中的明星。愿悲剧少些发生,愿世界充满爱……

      本文标题:真相

      本文链接:/article/1304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