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彩票网小说纯真年代
文章内容页

我和顾晓雨

  • 作者: 西左
  • 来源: 苹果彩票网 随时欢迎您的加入
  • 发表于2018-07-04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我和顾晓雨结婚后,我一直误以为,顾晓雨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爱我。其实,我错了。

      有一回我喝酒醉,打电话给顾晓雨的闺密,我把喜欢顾晓雨这件事情,一五一十的给她说了。从那以后,顾晓雨见到我,对我特别客气,友好。还经常约我出去吃饭。我本来喜欢顾晓雨的闺密,我想用这个方法试探一下她对这件事情的态度。说白了,声东击西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不曾想,有心栽花花不长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我在不知所措和泪奔之下,和顾晓雨闪电般好上了。

      我和顾晓雨结婚后,我不谈我的文学,她也不谈她的医学。我们每天为谁做饭,谁洗碗,谁洗衣服发愁。为这,我们玩起了石头剪刀布,顾晓雨总是赢得不亦乐乎。我们晚上看电视时,遥控板在谁的手里,就彼此凑合看对方喜欢的节目。顾晓雨喜欢看一些综艺节目,类似于疯子演给傻子看的。也只有顾晓雨这类的傻子,才被逗乐得像一朵即将开败的花。我喜欢看侦探类电影,顾晓雨总是嗤之以鼻,她说看到前面就知道后面的电影也只有你看得津津有味。我并不以为然。

      顾晓雨给她朋友过生日,很晚才回来,一身酒味。喝醉后躺在床上的顾晓雨,把我的脸搬向她,说:“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么个鸟蛋?”然后她“哗”的一下哭了出来。那哭声,像夏天的洪水泛滥。

      “我去,顾晓雨,真有你的。当年是谁说不嫌弃我一无所有还愿意嫁给我的?又是谁说愿意养我,直到我的导演梦想实现的……”我暴跳如雷,还没唠叨完,顾晓雨早已酣睡得鼻子吹牛角一般了。万幸,顾晓雨什么也没听见,要不,这样恬不知耻的话,我都不敢相信是自己说的。

      我睡不着,打电话问她的闺密,顾晓雨喝醉的原因。

      那头支支吾吾的,很渴睡的感觉,没多久就把电话挂了。

      顾晓雨从来就很优秀。她是我的高中同学,学习成绩名列前茅。哪像我?老师在讲课时,我要么在座位后面躲着抽烟,要么带着几个同学,从离后座较近的窗户跳出去打篮球。学习成绩永远倒数第一,家长会也从来看不到家长来。那时,和我同班的顾晓雨,身处光环之中,话都懒得和我说上一句。

      和顾晓雨结婚那天晚上,她说,她高中时心里就默默喜欢我了。我一头雾水看着她。

      她继续说:“还记得有一回下晚自习,我被几个臭流氓围堵那件事吗?”

      我摇头。她又说:“和我一起的那个男生,当时就被吓得魂不附体,语无伦次了。我当时想,完蛋了。当一个臭流氓快把手搭到我的肩膀,我看到另一只手唰的一下,把那只手挡了回去。记得了吗?我还是摇头。”

      她接着说:“来人面不改色,说到,几个爷们欺负一个女生有意思吗?有意思吗?有种冲你小爷来,单挑。看看,多侠肝义胆。那个人就是你。恩人,小女子今生无以为报,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说着,顾晓雨关了灯。

      其实,我记得这件事,流氓毕竟是流氓,没有江湖道义可言。我给他们说:“单挑!”结果五个人,差点没把我揍死。顾晓雨能和我结婚,睡在一张床上,真得感谢那几个流氓的一顿好拳脚。

      这些年,顾晓雨是被命运宠坏的女人。她太一帆风顺,太强势,太光芒万丈。我与她相比,不说暗淡无光,就连起码的发光,都不知道如何发了。

      酒醒后的顾晓雨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照常上班,吃饭,看综艺节目,睡觉。她在我心里戳入了一颗铁钉,她竟然不知道。谁都可以骂我是鸟蛋,唯独她顾晓雨不行。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,在婚姻的天平上,我们应该是平等的。我努力写稿纸,虽然每月的收入没有她拿的多,但不代表我不努力,不上进。

      我一气之下,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      “我想去上海发展。”我对顾晓雨说。

      “哦。”好突然。但我在她脸上,丝毫没看到突然的表情。

      “一个编剧公司。”我接着说。

      顾晓雨说:“好,毕竟,那样机会会多一些。什么时候走?”

      “明天。”我答。

      行李是顾晓雨帮忙收拾的。她说:“上海现在很热,不用带太多东西。”所以,行李不多,除了一个平板电脑,和几身单薄的衣裤外,其它的就没了。携带很方便。我想,顾晓雨如此收拾麻利,连句挽留的话也没说,肯定与她嘴里骂的“鸟蛋”有太大关系。

      编剧公司是一个朋友开的,前几年他经常电邀我,希望我们一起开天辟地。但是,我刚和顾晓雨结婚,还沉浸在幸福和甜蜜的婚姻生活不能自拔。

      一见面朋友就说:“我猜你会来的。婚姻毕竟是婚姻,尽管最初很美好,但还是逃不过世俗的通缉。”

      来上海一个多月,顾晓雨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也没有发过一条短信。我想,我和顾晓雨就要完蛋了。她先是骂我鸟蛋,现在又实施冷暴力。无法想象,一个女人,竟能如此绝情。

      我忍不住还是打电话问她的近况,但不是打给她,而是她的闺密。

      那头问:”你为什么不直接打给她?“我说:“她关机了。”

      “可能正在做手术。”那头又说:“放心吧,她很好,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呢。对了,前次你问我顾晓雨喝醉的原因,那天晚上我男朋友在,你懂的。”

      我说:“说重点。”

      那头接着说:“其实,也没什么。我生日那天,邀请了几个闺密在某处吃饭。只是,我们没想到会碰到顾晓雨的前男友。一打听,那家伙现在是上百万的年轻企业家了!”

      我追问:“然后呢?”

      那头回答说:“他和我们每个人喝了一杯酒。当时,顾晓雨也没什么异样。等那人走后,顾晓雨就一个劲喝酒,根本停不下来。我们都很不理解。”

      “前男友?”我立刻想到“鸟蛋”。

      两个月后,顾晓雨还是没给我打电话,发短信。于是,我重新审视了我和顾晓雨的婚姻。更多像个玩笑。就像在屋檐下,两个被暴雨撵到一起的人,因为无聊,找了一些打发时间的话。等有了一些了解后,但雨停了,又各自上路。

      这样干耗着也不是办法。暴风雨迟早是要来的,与其满天下躲避,不如果敢面对。大不了一死。我给公司请假,说回家办事。朋友很好说话,三言两语就明白了我的意思。

      到家时,已经是下午。顾晓雨去上班没多久。我换洗了随身穿的衣服,洗了一个澡,然后去菜市场买菜。我估摸着顾晓雨快下班时,给她发了条短信:“晚饭已备好,都是你喜欢吃的。”没过多久,顾晓雨回复:“真好。”

      晚饭后,顾晓雨问我:“怎么回来了?”

      我说:“你不喜欢我回来吗?”

      “瞎说。”

      我问:“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话吗?”

      顾晓雨想了想说:“没有。”

      “真的没有吗?关于以前的也没有?”

      “真的没有。关于以前的事情,就像一个已经埋掉的死人一样。无论如何,不至于还把它挖出来鞭尸吧?那有什么意思?”顾晓雨一边说,一边笑了。

      我说:“我们离婚吧!”说出这句话,我并不后悔,因为我觉得顾晓雨并不爱我,而且她还欠我一些很有必要的解释。

      顾晓雨立刻脸色铁青。问:“你回来就是为了这个?”

      “我想是的。”

      顾晓雨没有哭,她的表情就像高中时代,被那群流氓围堵时一样泰然自若。

      她说:“祝福你,希望你过得幸福。”

      我们到民政局门口时。顾晓雨突然叫住我,说:“也许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。但是我想让你知道,你去上海的这两个多月,我每天都在担心你过得好不好,吃得好不好,睡得好不好。我想给你电话,但是我基本每天都有一个手术,我不能分心,人命关天。可是你呢?真有那么忙吗?没给我电话,短信,一去就杳无音讯。”

      我听着她的话,不以为然。

      顾晓雨接着说:“我们结婚前,你说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巴黎,去维也纳。”说着,顾晓雨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我,是一本出国护照。她说:“你看。我本想等你下个星期的生日,送你当生日礼物的!那时,我正好有半个月的假期。可以……”

      我的心一下子软了。我说:“对不起。”

      顾晓雨这时却流泪了,并掩面朝民政局大门走去。

      我跑过去一把抱住她,我说:“我错了。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谁再说离婚谁是孙子。”

      顾晓雨使劲想要挣脱我的双手,我却把她抱得越紧。我说:“我们现在是孙猴子和紧箍咒的关系,谁也别想摆脱谁了!”

      顾晓雨破涕为笑,说:“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么个鸟蛋。”

      本文标题:我和顾晓雨

      本文链接:/article/1309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