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彩票网文章节日文章
文章内容页

冬至印象

  • 作者: 沐浴斋主
  • 来源: 苹果彩票网 随时欢迎您的加入
  • 发表于2018-07-04
  • 被阅读
  •   若不是同事提起今天是冬至,我是真的记不起它。

      这样一个传统日子,又赶上周末,本来可以大大发挥至少能生出些许乐趣的。我呢?逛趟书店,看会影片,再睡个懒觉,就到了傍晚时分。确实有些懒散和无趣了。

      其实,今天的天气很不错,少有的阳光灿烂。前段时间,天气总是灰蒙蒙的,板脸似的阴着,让人着实不舒服。不过,话说回来,以前在皖的日子对待冬至日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,即便是天气晴朗的日子。

      倒是在老家每逢冬至都有“做冬至”的说法。说白了,就是在这一天或者之前几天去山里祭祀祖先。家乡至今仍施行土葬,一般三四辈以内的祖宗都必须拜祭的,而三四辈祖先那会都被爷爷辈们安葬在距家十几公里的深山里。据说,那山当时是族里承包用作种植木材的,有点私用的味道。印象里很小的时候,有过出殡随行的经历。十几里的山路不说,还得爬上百米的高山,现在想来确实不是很方便。不知是现代人越发讲究实效,还是大伙已经没有当年的魄力和干劲了,近些年的先人都安葬在村族后的山上。

      村族依山而居,座落在小半山腰,面前是空旷的稻田耕地,其间点缀些小水塘,主要是为蓄水灌溉用的,顺便养些食鱼。远远看去,绿树成荫,屋檐点点,阡陌相通,禽鸣人欢,着实有江南乡村的美感。把先人们安排在这样的地方,在远远高高的地方看着后人们一代代幸福的生活,瓢碗锅盆,村语喃言,也未尝不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?

      由于祖先安排的地方分隔两处,而且得在上午完成祭祀,所以合理的安排计划是必不可少的。一般安排在周末,这样孩子们才能一同去。其次,得提前知晓天气,需是晴日。还好,一般临近冬至日天气都是不错的。

      周日时分,母亲很早就起床准备祭祀用的物品。早饭后,叫上伯伯家的人就出发了。大人们担着祭祀用品在前,孩子们跟在后面,大约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就能到山脚。其实,现在想想实际距离也不是很远,只是乡下道路曲曲折折,绕山穿村罢了。等到了山脚,面前是近乎六十度的高山,得有半小时路程才能到达祭祀地方。记得半山腰有一间小茅屋,听大人们说是看山人住的,当时心想他胆儿也真大,能住在崇山密林之中,想想都有些害怕。

      等到了第一处祭祀地点,大伙一般休息一会才开始拜祭活动。印象中,祭祀地点有五处,前山后山都有。穿行于繁草密林中,运气好的话,还能见到野兔奔跑其间。为了让我们记住先人们,每到一处大人都会逐个介绍,然后嘴中念叨让保佑平安之类的话语。现在想来,大人们那会的做法的确明智,七八年的光阴,年轻人们只能剩下依稀的印象了。记得当时见到有人担着祭品满山的找自己的先人墓地,大伙一阵笑话,现在我们又何尝不是呢?

      祭祀完成,从后山回去。下山路,孩子们跑得快,一路欢呼。大人们担着担子在后,谈些家常琐事,父亲和伯伯则聊些野史趣闻。到家差不多十一点了,再备上祭品去村后的山上拜祭,主要是爷爷辈先人。大约十二点时分,祭祀就能完成。

      离开家乡差不多十年了,这些年每临近冬至日总觉得心理上有些愧疚。作为村族为数不多的奋斗出来的所谓优秀者,却远远的离开了祭祀的队伍,让父母们和那些没有走出大山的族人去继续这样的活动,这是先人的真实想法吗?似乎存在一定的悖论。

      离开家乡后,在蚌埠呆过几年,那是一个懵懂待醒的城市。而我,正处于那段叛逆张扬的蜕变年龄。当稚嫩的棱角触及生活时,你会觉得外界的欢乐和内心的寂寞形成巨大的反差。那地那刻,眼望空寂高远的夜空会让人生出许多的念头,那些急剧膨胀的想法顿时使人爆发狂奔的意念,渐渐的,你会觉得自己轻轻的飘起来,然后在遥远的半空中俯看节日中的人群,忽然生出几分伤感,几分孤单,却又带有几分自赏。

      当然,蜕变意味着稚嫩,蜕变预示着成长,这仅是一个片段,却又不可或缺。

      精明的南方人总是让人们快乐的消费,这是离开蚌埠来到那个美丽南方城市的一贯感觉。节日明显的多于家乡,且吃法玩法也层出不穷。尽管冬至吃汤圆也不是什么首创,但对于我这个外地人却实在的是一种好奇和感念。冬至时日,家家户户都会煮一锅汤圆,一家人围桌而吃,以求来年欢欢喜喜,团团圆圆。街道两旁的商铺排档也挂起售汤圆的招牌,各种口味的,主要是卖给外乡人,一两元一碗,热气腾腾的,让人顿失寒冷的感觉,心里暖乎乎的。

      我一直喜欢吃汤圆,这样的节日当然不会放过。冬至日,时而去门口小摊吃一碗,时而去朋友家蹭一顿。当然,最开心的莫过于在屋里和朋友一起自己就着火锅、啤酒边吃边聊,感恩节日,畅谈人生。

      也许,我注定是一个漂泊的人。离开那个让人快乐的生活着、感恩着的南方城市,我来到了这个被自己称作南方以南的海滨城市。这里,冬至日像一张白纸一样,从眼前忽忽的飘过,没有念头,没有轨迹,然后,就悄无音讯的触地了。

      已是傍晚时分,同屋的同事或忙于装修房子,或忙于工作和相亲,剩下孤单的我,这种孤单有别于当年的孤芳自赏,却难免生出独在异乡的寂寞。

      此时,太阳挂在西边,阳光安静的落在对面的楼面上,斜斜的穿窗而过洒在住户屋内。不远处,几个买菜归来的家庭主妇边走边聊,有说有笑。

      难道她们记得今天是冬至日?我不敢肯定。我能肯定的是:此刻,在这个丢失节日的城市,也许只有回想才带有一丝丝甜蜜吧。

      除此之外,还能做什么呢?

      本文标题:冬至印象

      本文链接:/article/1626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