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网最近更新
列表页
  • 文章标题
  • 归属
  • 日期
  • 247
    2018-07-04
  • 好朋友之间的关系是如何变淡的? 这是一个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改变答案的问题,目前我的结论是:随着成长,我们要的东西越来越多,但是能力的增长却越来越缓慢,甚至遇到瓶颈,于是就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7
    2018-07-04
  • 不是所有的过往都是美好,还有许多我们想要擦去却擦不去的残痕。有人说,疼痛的往事可以选择忘记,可纵算忘记了,并不意味着就真的不存在。既是省略不去的过程,就只好默默忍受,只当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88
    2018-07-04
  • 余生,我只想好好守护父母亲渐渐老去..... ------------题记 奔跑的小脚丫,踩疼了我的记忆. 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.....,曾经一曲《时间去哪了》,震撼了我的心灵,洗涤了我的灵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82
    2018-07-04
  • 今天中午吃蒜薹炒腊肉的时候,我想起两个人来。 她们是我曾经租房子时候的合租室友,根据年纪排序,她俩分别是老大和老二,我是老三。我们三人商定,每人每月交100元钱,老大每天早晨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52
    2018-07-04
  • 在我的概念里,似乎没有纯粹的友情,也没有纯粹的爱情,它们最终都会演变为亲情。只有亲情,才是最坚固、最踏实的情感,也只有亲人,才不问理由。 有一天也不知道怎么了,我极其沮丧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8
    2018-07-04
  • 三月三日星期二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不曾知道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,不曾知道爱是什么颜色,一如白天不懂夜的黑暗。曾经誓言绝不轻易言爱,不将就青春,不妥协寂寞。定要留着一片空白,等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32
    2018-07-04
  • 夜深了,我悠悠地行走于被昏黄灯光所笼罩的路上,目光却是被远处高楼孤独亮着的窗户所吸引。有多少人,也像这孤零零的灯光,在这茫茫人海中回过头,却找不到家的方向。 我本来是个有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102
    2018-07-04
  • 初恋就像是黄昏时泛着红晕的夕阳,少了太阳本有的热烈,却多了惹人爱恋的深情 当时年少,我们都因爱情红了脸那年我15岁,他也15岁,我们都不懂什么是爱恋,只是愿意相信彼此能在茫茫人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39
    2018-07-04
  • 时间是固定的水;时间是春天的花期;时间是流沙;时间是无数为自己开脱的理由。 少儿欢天喜地,蹦跳雀跃,从来不知愁是啥滋味。撒娇宠爱于一己的幸福时光,天真烂漫的笑容里,有多少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23
    2018-07-04
  • 雨后的天空挂起了一道虹,引得路人纷纷驻足。我一个人沿着湿漉漉的小路漫无目的地走。我更喜欢彩虹慢慢淡去时留下的那抹淡淡的紫,似那位刻在我的心底,留在了我的生命中的紫衣少年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21
    2018-07-04
  • 四月,收到了一张来自威尼斯的明信片,上面是夜晚灯火中的叹息桥。 明信片的后面有一排歪歪斜斜的字:祝我最好的兄弟新年快乐。落款,画着一只小小的蘑菇。 这么多年,你的字还是那么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98
    2018-07-04
  • 寒风十里不绝耳,荠麦青青田。如此干冷的天气也不见父亲喝一杯酒,我想,父亲一定是怕醉了,把我摔着。因为那个时候,父亲总喜欢把我扛在肩头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父亲不喜欢喝酒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71
    2018-07-04
  • 【初恋二三事】我的少年 每当看到羽毛球场上飒爽的英姿,我总会想起那个少年,想起那份菁菁年华里最初的悸动,最美的情愫。 初识 那是2008年的秋天,在北京奥运会的喝彩声里,我升入了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48
    2018-07-04
  • 茶栎清和,馨香溢院 藕荷纸匣 那些年清香馥郁的庭院,有熟悉的身影出现,那亲切的笑容,便是我们的暗号。 题记 母亲说她最爱清雅的茶香,每当茶花盛放的时刻,她总要捧一朵在鼻尖轻嗅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68
    2018-07-04
  • 过了那段风华年,一切也就不再弥足珍贵! ──题记 十四岁那年我第一次见你,那时的你,冷眉清目,长发避耳,带着半点忧郁半点冷傲。你急急横过校园的枫林道,我亦悠悠竖漫细看秋华;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01
    2018-07-04
  • 我那后背纹满纹身的菲律宾同学,是我在班里最好的朋友之一。 她真的算不上好看。一米五的个子,大手和大脚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劳动的结果,棕色的皮肤,开阔的鼻孔,厚嘴唇,一头短发让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35
    2018-07-04
  •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常常听妈妈讲纺织的故事。妈妈出生在一个纺织世家,在妈妈小的时候,姥姥和姥爷曾经自己用纺车辛苦地织过布,开过织布的小作坊和裁缝店。 遥想当年姥姥手摇纺车的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42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 15岁时,我站在楼道里,跟所有的小伙伴挥着手,送他们升入了初三。我要留下来,再读一年初二,但不是由我决定的。 老师对我说:别人不交作业一次,扣5分,你每次不交作业,我只扣你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182
    2018-07-04
  •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,作者:林清玄。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,因为他来得太迟,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。朋友对我说:“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,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,他们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794
    2018-07-04
  • 胎神吹冷气,作者:林清玄。有一位亲戚怀孕了。一天,来向我诉苦,说她居住的地方非常燥热,夏天的气温高达三十五六度,怀孕的人怕热,因此每天半夜都要起来泡两三次冷水浴才睡得着。...[浏览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