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206
    2018-07-04
  • 夕阳离山头越来越近了,就像村妇剥好的鸡蛋黄,颤巍巍的挂在天边。蝴蝶在寺旁已经坐了一下午。她从大彬家出走快一年了。就在山下的养牛场打工。她虽然才五十多岁,真的显老了。衣服仍然干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27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颗真诚善良的心正在打动着另一颗心,两颗驿动的心互动着,从此两个人擦出爱的火花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24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 苏靖这两天总是接到稀奇古怪的电话。这些电话都是找范一博的,苏靖告诫自己别胡思乱想,世上同名同姓的人那么多,而她认识的那个范一博,早就消失了。 起初,她还保持着职业女性的素养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5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 当绿茵场上的“追风少年”欧文名声大噪之时,那个比欧文还要出名的贝克汉姆正在用锋利的“圆月弯刀”一次又一次地划破对手的防线。 2000年,当阳光的欧文和帅气的贝克汉姆组成的绿茵双子星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54
    2018-07-04
  • 传说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的古琴曲,演绎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。以凤求凰为通体比兴,不仅包含了热烈的求偶,而且也象征着男女主人公理想的非凡,旨趣的高尚,知音的默契等丰富的意蕴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6
    2018-07-04
  • 老吴正在看电视的时候,突然手机响了,老吴一看,是单位同事许宁打来的。 “吴哥,想跟你说个事。” “有事,你上班的时候说嘛,现在可是下班时间哟。”一听有事,老吴本能地将身子往右边靠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9
    2018-07-04
  • “你觉得——我是个坏女孩么?”她有点怯懦,说话有些犹豫。 “我为什么要觉得你是个坏女孩呢?”我望着她,桔黄色的灯光下,她脸上的线条显得很柔和。 “嗯——没有——我是怕你对我有什么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14
    2018-07-04
  • (一) 早晨,我妈突然叫我起床做饭,说有客人要来。我“嗯”了几声,仍旧没起床的意思。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,朦胧中,从窗户透进卧室的阳光,属于一放进嘴里就能化掉的那种。我不喜欢五月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5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、 1、 西北风刮了一天,大地刮的梆梆硬,天清冷清冷的。我不想打牌,便早早就回了家,龟缩在房间里,这种天气,有谁愿意在外面挨冻呢。 吃过晚饭,无所事事,早早的上了床,坐在被窝里看电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09
    2018-07-04
  • 话说韦小宝一不小心当上一等公爵成为韦爵爷之后,消息传至扬州,扬州城顿时炸开了锅。 知府周大人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人,别看周大人是个浓缩的精华,个子矮小,但脑子可不傻,他立即吩咐师爷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97
    2018-07-04
  • 我和顾晓雨结婚后,我一直误以为,顾晓雨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爱我。其实,我错了。 有一回我喝酒醉,打电话给顾晓雨的闺密,我把喜欢顾晓雨这件事情,一五一十的给她说了。从那以后,顾晓雨见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64
    2018-07-04
  • 手心手背一章湾和苏梅冉从校车上跳下来的时候,柳新锐在身后追着喊,鱼丸子,星期一别忘了给我带u盘。 听柳新锐喊章湾鱼丸子,一车的同学就嘿嘿呵呵笑。章湾扭回头,盯一眼柳新锐,目光犀利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3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、 大怪是人们给高大全起的绰号,喊的人多了,大怪就成了高大全的常用名,而高大全的名字如脱离树枝发黄的叶片,渐行渐远,几乎不为人所知了。邮递员在高炉村问了许多人寻找高大全,大家都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53
    2018-07-04
  • 飘逝的风筝(情感小说) 1 夜里十一点,梅雪走出海地舞厅,才发现有九个未接电话,电话是丈夫庄伟和同村朋友庄勇打来的。回拨丈夫的,没有回应。打给庄勇,庄勇说来舞厅接她。 梅雪一边向前面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06
    2018-07-04
  • “叶华金,别说你壮我就怕你,告诉你,哥我认定的女人,这辈子你连想都别想了。打一架算什么,我一架就把你打趴下了,你不会再有以后。” “伍建华,这一架你没把我打趴下,那趴下的人就是你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1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、琴艺双星结姻缘 林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,但骨子里却非常阳光的男孩。 在大学里,林的学习不但非常优秀,而且还会弹奏许多优美动听的钢琴曲。正因为如此,校园里有很多女孩暗恋林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1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、马老师轶事 谁能想到呢,马老师居然会在上厕所的工夫栽倒在茅坑边上。听到消息时我正在宿舍里写仿,我把白纸覆在仿上,照猫画虎,一笔一画横撇竖捺地写着呢,就见一个老师闯进来,冲围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44
    2018-07-04
  • 一 此时的小夕躺在床上,今天又是白班,正常这时候她应该在梦里,梦里是喜也好是悲也好,至少能够不必去想那些让人不能捉摸的事情,不能改变的事情,更或者说不能抗争的事情,她只是一直盯着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53
    2018-07-04
  • 下午五点多,王芳下班了。走下厂车,她突然想起今天是礼拜五,伸手摸摸背包里,怎么没装钱包?看看手里食品袋里的三个粽子,在心里说:“管她呢!我就这样回家,不行回家拿了钱再出来给她买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36
    2018-07-04
  • 傍晚五点,很多朝九晚五的单位都是下班的高峰期,而荣威地产的办公大楼门口,这时候却门可罗雀。 门口的保安赵大军从值班室里面走出来,他抬眼望了望不远处的办公大楼,转过身,对着值班室里...[浏览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