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328
    2018-07-04
  • 两边是闭着眼睛都可以说得清清楚楚的街道,身边熙熙攘攘、络绎不绝的是依稀熟悉的面孔,就连迫不及待地亮起来的路灯黄晕的灯光,都早已在内心深处留下了抹不去的光影。周围的一切,张钧真是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05
    2018-07-04
  • (一)不是第三者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小山村,村子不大只有三十几户人家,我家是穷村中的贫困户,母亲身体不好,却生了我姐弟三个,由于月子里保养不好落下了病根,腰痛病折磨了她十几年,每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52
    2018-07-04
  • 不得已,结巴根水再次去找了他的毛根儿朋友唐大嘴。之所以不得已,除了他家那已盖了三层塑料薄膜的土坯茅草屋,他也奈何不了自己的女人豆花。 女人豆花与结巴根水的婚姻,不说阴差阳错,至少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86
    2018-07-04
  • 张村本是一个小镇,四面环山如同一个盆。几个行政村分布四周,村庄背靠山,山坡被群众种满了药材;面对着一大片圆形肥沃而平整的土地,地里却看不到庄稼全是药材。药材已成为群众的主要经济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81
    2018-07-04
  • 杨柳城,因满城多是杨柳树而得名,每当柳絮飘飞的季节,就是杨柳城最美的时候。 靠近瘦西湖那边,有一条热热闹闹的街道叫天街,天街的尽头,有一座雕梁画栋的木屋。圆圆的木柱上面,连着方方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94
    2018-07-04
  • 我认识网友执着的心是两年前的事,她听说我会看相就找上门来,其实在群里聊天也有过几次问好,但她似乎很忙聊得不多。她走进我的办公室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漂亮,她身材比一般女人高,一米六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06
    2018-07-04
  • 流沙幻剑 回目 第一回、落梅风,流沙幻剑 第二回、节节高,尘烟退敌 第三回、清江引,暗流涌动 第四回、锦园春,一见倾心 第五回、殿前欢,梅开二度 第六回、虞美人,珠胎暗结 第七回、蝶恋花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94
    2018-07-04
  • “眼见为实,耳听为虚。”,这是我们比较信奉的一句话。有时候我们亲眼所见未必是真实的,透过现象去看本质,往往一时的错觉便会混淆是非,终悔一生。 一、误会 2015年3月的一天,晴朗的天空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62
    2018-07-04
  • 同山镇,位于暨阳城西南部,这里山清水秀,环境优美。 大凡知道同山镇的人,便会说出那种叫做同山烧的高粱烧酒,自然,还少不了那片有着传奇色彩的汤江岩。 不说别的,光说这片汤江岩,岩高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96
    2018-07-04
  • 艳遇酒吧。此刻,酒吧里回荡着一种让人迷离的音律,不大不小的舞池之中充斥着放纵的尖叫声和歇斯底里的呐喊声。 幻尘烟慵懒地斜倚在吧台前面,盈盈一握的细腰随着音乐而有节奏地摇动着,这时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47
    2018-07-04
  • 我时常问自己,如果不是相识太早,我和陈晨之间会不会有甜蜜的结果。 初三的下学期,我转学到金锁中学,和陈晨作了半年的同学。除了在原学校跟班主任闹过矛盾,我基本还算是一个好学生,性格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89
    2018-07-04
  • 她六岁那年,全家搬到了新房子。以前住的房子是借住村里的,她没什么印象,只记得离奶奶家不远,奶奶不待见她,她去的时候不多。 新房子在村北。旧家没什么东西,她和父母走着去新家的。刚刚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10
    2018-07-04
  • 《晚秋》(绝句小说) 作者:高一凡 桂花吐蕊,枫叶落黄。邮局递来大学录取通知书,大红、闪亮。八千报名费,沉如山梁。 邻里羡,乡民奔走相告,山旮旯飞出金凤凰。 她爹早逝,母亲拾荒,打零工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34
    2018-07-04
  • 三月三的桃花节上,年轻的男男女女都会出门踏青,这不只是一普通的节日,更可以成全数对良缘。 阿玟便是在那日遇到了陆修,她站在桃花树下,安静的像是一幅泼墨山水画,他只一眼便动了心,随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8
    2018-07-04
  • 我终于到达,但却更悲伤。一个人完成,我们的梦想。 我听着耳麦里的歌,眼泪不停地掉。 窗外的风景一直在倒退,像是三年的时光,不停在放映。那些曾经试图追赶未来的影子,最终在青春的年华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91
    2018-07-04
  • 原谅青春里的所有年少轻狂,浮生若梦,我们的青春不过烟花一现。 在老街的梧桐树下,我遇见了那个烟花女孩,她站在梧桐树下,一袭浅绿色长裙,清新傲然,看到我时她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。 我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73
    2018-07-04
  • 薛雷本来兄弟两个,6月25号那天哥俩突然大打出手,闹得不可开交,亲戚里道十八国都掺和进来,打打闹闹两年多也没分出个子午卯酉来,到后来在朋友不停斡旋下总算罢了手。哥俩因这次吵架不得不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01
    2018-07-04
  • 北京的春天,要比远在北方的抚顺暖和许多。虽然同样属于内陆性气候,但两地的纬度还是有不小差距的,一个是39.9,一个则是41.88。虽说只差了这么将近两点,但这两点可就意味着222公里的距离呀。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32
    2018-07-04
  • 忙忙碌碌的骄阳好像有点儿疲倦,无力地渐渐西沉。湛蓝的天空慢慢地凝重绚丽起来。西风一阵紧似一阵,一股股凉意肆意地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乱窜着。 身着单衣单裤的二狗妈不时焦急地抬起头,愁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04
    2018-07-04
  • 细雨中的浓雾向远处延伸,笼罩着深深的街亭。雨打窗台,那溅起的水花肆意将寒意扩散到乔曦脸上,纵然如此,乔曦仍旧浑然不觉。她呆呆地望着远方,嘴角还不时地扬起微笑。 乔曦紧攥着他的围巾...[浏览全文]